顯聖事蹟

一、顯聖事蹟

  • (一)古籍所載一
    宋徽宗宣和年間,舒州太湖縣(今安徽省境內)的石姓及黃姓的縣民,遊歷至東平府(在今山東省境),不知緣由被誣陷罪名而入獄。於是祈求當地最靈驗的神明張巡相助,果然得以洗刷冤情。石姓與黃姓太湖縣民要離開東平時,有感於張巡靈驗非常,於是到張巡的祠廟裡,將祂的神像藏在箱子裡,要偷偷請回太湖縣供奉。廟祝發現神像被偷,於是追了出來,把箱子打開,沒想到箱子裡的神像竟變成一把扇子。二人回到距離太湖縣西十里的棠梨樹下,就在那裏小睡了一會兒,在睡夢中張巡顯靈,表示要選擇此處作為廟地。於是,二人就在這裡蓋了一座廟來供奉。當廟蓋好時,張巡又來託夢,表明他的身分,現在在東嶽大帝的麾下,擔任押案判官陰司都統史。

    圖片引自: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癸巳存稿》 圖片引自: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館藏《太湖縣志》

  • (一)古籍所載二
    張巡擔任東嶽押案判官的傳說,也被記載在黃州的《黃岡縣志》,明正德年間,黃州郡守盧濬依照當時的法律清除該地的淫祠,位於南門外安國寺右邊的「景祐真君廟」,亦在應該被取締的名單之內。在官府要來毀廟的時候,神明附身在乩身身上,用筆寫下:「吾乃張巡,現在是東嶽蓬萊殿的押案判官,官階為忠烈大夫,在人間為景祐真君」,官員一聽,景祐真君乃是道教所承認的正神便離去,「景祐真君廟」因此就被保留下來。張巡擔任東嶽押案判官的傳說,也被記錄在《鄿水縣志》、《黃陂縣志》中。

    圖片引自: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 《癸巳存稿》

  • (一)古籍所載三
    南宋紹興辛巳年,北方人南侵,宋廷派遣大軍屯守在淮東,有一位小校官──何兼資,帶領五千人來到六合縣西。看見一隊人馬從西北方而來,他們的旗幟不像是北方人的旗幟,跟官軍的旗幟也不同。何兼資因不了解敵情,不敢跟這對人馬正面交鋒,於是命令自己的人馬都躲到蘆荻林中。何兼資躲在蘆荻林中窺看這一隊人馬,他看見軍隊的主將,問:「前方蘆荻林是否有人?」斥候回報,「蘆荻林中的乃是『生人』,與我們沒關係」。

    何兼資一聽,便了解祂們並非凡間的軍隊。於是,便走出蘆荻林,向鎮守在軍前的軍官自我介紹。何兼資道:「何某乃是劉太尉(應指「劉錡」)麾下的校尉,不知道神兵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事出兵征伐?」問罷,該陣前軍官不發一語,走向主帥通傳,主帥便召何兼資上前。入內後,看到一位身穿冠服的神人,兩旁站著數位英姿颯颯的將軍,其中一位將軍開口對何兼資言:「我們是奉了上天的命令,來助劉太尉的,這一戰宋軍必定大勝。」聽完話後,何兼資再拜該將軍,「請問坐在中間的是哪位?」將軍回答,「這位是天篷神,祂是不跟凡間的人說話」。於是再問將軍:「請問大王是何神?」將軍回答:「我是唐朝的張巡,對面那位是許遠,其他兩位則分別是雷萬春及南霽雲」。何兼資又再問將軍:「史書上說,大王當年守城時,吃了三萬人,是否確有此事?」將軍答曰:「是有此事,不過我們吃的都是已死之人。」續問:「史書上說,張大王當時殺了小妾,而許大王則殺了僕人,讓軍士們充飢,是否確有此事?」張巡回答:「他們並非是我殺的,是妾看到睢陽城危在旦夕,便想效法虞姬、綠珠,所以自刎而死。許大王的僕人是因為驚恐憂懼,暴斃而亡,並非死在許遠的刀下。當時只是為了堅定軍士抗戰守城的決心才宣稱,我二人為了讓軍士充飢,所以殺了小妾與僕人。」何兼資問話完畢,張巡命左右賜酒饌,宴畢,張巡對何兼資說:「回去告訴你的主帥,我們奉了上天的旨意,來助你們的軍隊,一定會幫你們斬下敵軍主帥的頭顱,以完成上天所交代的任務。」話說完之後,便命軍士送何兼資出蘆荻林。回去後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南宋便打贏了北方的軍隊,史稱「皂角林之捷」。南宋愛國詩人楊萬里,曾為此役寫下一首詩:「水漾霜風冷客襟,苔封戰骨動人心。河邊獨樹知何木?今古相傳皂角林。」何兼資後來累積戰功,位至正使,常跟士大夫們提及他的這一段奇遇。

    圖片引自: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漢籍資料庫》

  • (二)布袋瘟疫
    約莫在日本治臺最後階段,安西府遵循「五條港香」的傳統,照例前往南鯤鯓代天府進香,一行萬餘人浩浩蕩蕩南下途中,夜晚隊伍準備進入「布袋港嘴」,殊不知此時的布袋街正值霍亂瘟疫橫加肆虐,警衛出面警告香陣隊伍不得進入布袋街。正當眾人處於進退兩難時,張、李、莫三府千歲降乩指示,沿途燃放鞭炮,待神駕、香陣離境後沒多久,即聽聞布袋街疫情解除,眾信徒無不嘖嘖稱奇,直呼張、李、莫三府千歲神靈威猛,掃除瘟疫。又時值安西府年久失修,臺西仕紳林明栓等人倡議重修廟體,布袋街信眾聽聞,為答謝張、李、莫三府千歲神恩,一呼百諾,紛紛加入重建安西府的行列。
  • (三)朱秀華還魂
    民國43年(1954)9月,將入秋之際,中共解放軍以猛烈砲火攻擊金門,一時之間戰雲密佈,金門民眾紛紛帶上包袱細軟,爭相乘漁船出海前往臺灣避險。然多數船家平時只在近海內捕魚,出海後就迷航失去方向,又遇海上大風大浪暴雨侵襲,經數十天的漂流,乾糧飲水用盡,有人因此饑渴而死,遂變成海上的難民。船上乘客經過不知幾日的海上折磨,已逐漸不省人事,因船舶中彈失去動力只能隨著洋流漂向雲林縣臺西鄉五港村的海豐島任由擱淺。而尚有氣力的乘客選擇棄船上岸逃生,其中因為體力不支留在船上的金門縣民朱秀華被漁民救上岸。

    朱秀華在全家乘船撤退來臺的過程中,與父母半路失散,只得乘坐另一艘漁船渡海。此刻救醒她的漁民覬覦她身上的財物,不管朱秀華如何哀求,甚至願意委身嫁當妻妾,這些漁民仍不為所動,不僅搶了金銀財寶,又將漁船推出海上漂流致使朱秀華喪命,成為一縷幽魂,當時十八芳齡竟得香消玉殞。

    據傳成為幽魂的朱秀華一直留在海豐島遊蕩,約莫十來天後,安西府張、李、莫三府千歲巡視海豐島轄境,遇上孤魂朱秀華遊蕩於海豐島上,招其前來詢問事由。朱秀華將心中所有冤屈一五一十告訴王爺們,三位王爺勃然大怒,認為在安西府轄境內竟有此傷害人命、謀奪財物之事,實不可原諒。在知悉朱秀華十五歲開始吃齋唸佛、一心向道,且陽壽未盡,遂將她收入門下,暫住安西府,等候進一步安排。

    民國48年(1959)朱秀華已在安西府修行五年之餘,張、李、莫三府千歲認為時機已到,遂令朱秀華準備借身還魂,對象即雲林縣麥寮鄉林罔腰。家住麥寮鄉的林罔腰,是經營「得昌建材行」老闆吳秋得的妻子,而吳秋得因負責承包臺西鄉海豐島海防工事,又要時常探望四十歲得重病的妻子,所以經常往返臺西海豐島與麥寮之間。海豐島工事已多次由他人承包,但都虧本了事,或者施工期間不怎麼順遂,時有工人於工地摔傷,總之就是工事都難以善後。可是吳秋得承接這個工程以後,不但賺了錢,而且工人們在施工期間平安無事,最終工事順利完成,或許是得安西府張、李、莫三府千歲幫忙的緣故。

    忙於海豐島工事時,往返臺西、麥寮二地的吳秋得,每次回麥寮家中的路上,總覺得肩膀上好似有人搭著一般,略感沉重。到家後,常有自家工人對著吳秋得開玩笑說:「老闆艷福不淺喔,載美女出入!」吳秋得常不解是何狀況,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海豐島工事完工的這一天,林罔腰病情惡化,已病入膏肓、藥石罔效,進入回天乏術之際,人只得在病床上等待斷氣一刻,這一拖也就二十來天毫無進展。

    這些天林罔腰並無湯水進口,就這樣靜靜等著。另一邊,工事完成這一天也是朱秀華還魂之日,藉助張、李、莫三府千歲神力,朱秀華之魂借林罔腰之體重返人世。就在林罔腰臥床二十來天後,某日甦醒,便逕自下床行走,見到親人與左鄰右舍如同陌生人一般,無任何招呼反應。且開口講話腔調也已不同,這讓親人感覺莫名訝異,於是誤以為是病後精神失常,要將林罔腰送往精神病院治療。與此同時,她開口對林罔腰親人說道:「我(朱秀華)非神經病,不要送走我,我是金門人朱秀華借林罔腰身體還魂回陽的。」當交代原委事件始末後,欲往寺廟居住清修,但吳家選擇將林罔腰(朱秀華)挽留在家。

    當初對朱秀華加以劫財害命的人,無不暴斃死亡、難得善終,而主謀者則全家皆斃,只剩一個兒子發狂失魂。朱秀華說:「我是信佛的人,我不願結仇,那是與我同船的人死後,心抱不平而予報復的。」天理昭昭、疏而不漏,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朱秀華一縷孤魂,得安西府張、李、莫三府千歲相助,最終冤情得以伸張,雖借麥寮林罔腰較老之身軀還陽,但為報張、李、莫三府千歲神恩,一生主持麥寮鎮東宮濟世度民,積極辦理慈善事業,而朱秀華的借屍還魂事蹟,因此轟動全國,安西府張、李、莫三府千歲靈威顯赫事蹟響徹海內外。

  • (四)役男的守護神
    民間過去認為當兵是男人生命當中的一項挑戰,過往入伍大多要二年到三年不等。入伍之後,由於幾乎大多時間與外界斷絕音訊,家人父母經常會為此擔憂,尤其民國四、五○年代,兩岸關係緊張常有交火,前往金門、馬祖服役的子弟更有遭遇戰爭的生命危險。直到近十年來役期縮短,民間才逐漸不將入伍視為畏途。因此若家中小孩將入伍服役,父母多會前往廟宇祈求神明能保佑子弟,軍旅生活能夠一路平安順利返家。

    條港安西府的廟內外有許多退伍役男所捐獻的物件,是安西府一大特色,據傳民國47年(1958)的金門八二三炮戰,中國無預警對大、小金門發動密集的砲擊,當時有不少臺西子弟被派往金門支援。在戰爭結束之後,臺西子弟安然無恙,全身而退,這些從軍子弟多有攜帶張、李、莫三府千歲香火隨身,眾人皆相信是王爺保佑,自此王爺對役男的保佑傳說不逕而走,讓各地役男的家屬們慕名而來參拜。

    廟後花園一處的涼亭為221梯次林昭文等四十位臺西子弟捐獻、廟前大旗桿則是分別由269梯次林益雄等21人,及882梯次丁進福等13人所捐獻。可知張、李、莫三府千歲對於役男的保佑十分的靈驗,如今舉凡軍、警、特等武職相關人員,許多人為了平安順遂與仕途順利,皆會前來安西府參拜。

    由役男與鄉親共同捐獻的涼亭

二、靈感實錄

圍繞著信仰文化傳承下來的故事,透過這些故事,將信仰一一的傳承下來。五條港安西府庚子年啟建「金籙太上覃恩祈安護國七朝清醮」過程中,採訪相關人員組織與參與團隊,採集彼此間的故事,彙整對張、李、莫三府千歲信仰的故事,讓更多人了解民間信仰的核心價值。

  • (一)林清標建醮主委
    在主委回憶起與安西府結緣的過程中,不時透露出對王爺衷心感恩的眼神,還記得從小常常隨著父執輩搭著漁村的牛車,來安西府參拜王爺,在如此的緣分也種下日後進入到安西府核心組織服務的種子。在感念王爺慈悲之餘,主委慢慢道出在他人生的低潮與病痛時,王爺都適時的給予很多感應,協助度過人生的難關。特別是曾因腦微血管有狀況而住院,見到王爺來到他的病床旁加持,那宏偉莊嚴的神像,著實讓當下的他十分感動,並安心的接受治療,也迅速復原,故為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健康身軀,主委期許未來能為安西府盡己所能的服務。有關王爺的故事,不只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也因為自己在安西府服務的關係,推廣張、李、莫三府千歲的信仰,甚至他周遭的朋友也能感受到王爺的靈感,曾經朋友遇到嚴重的車禍當中,車輛損毀而人卻能毫髮無傷。

    主委提起昭和20年(1945)安西府往南鯤鯓進香,途經布袋時,因為當時的霍亂肆虐,也奪走不少地方寶貴的生命。當時的進香隊伍,奉王爺的指示,恩賜五杯的聖水提供給布袋居民,隨後霍亂的瘟疫遂逐漸退去,這也是每每安西府往南鯤鯓進香,途經布袋便受當地居民厚禮相待。

    為謹慎籌辦此次金籙太上覃恩祈安護國七朝清醮,主委與廟內執事人員商討,張、李、莫三府千歲來五條港救世已超過200年的歲月,從未回到大陸祖廟謁祖。以祈安、護國、佑民的信仰核心價值,獲王爺首肯,於民國108年(2019)9月帶領八股的信徒,前往河南商丘張巡祠進行為期6天的進香謁祖活動。或許,一般民間信仰活動往往著重於尊天敬地,發揚救黎民於苦難,祈求上蒼恩賜平安,但回大陸謁祖還有更深層的價值,就是如何延續張、李、莫三府千歲的忠孝節義,並不忘這塊土地上的先賢祖輩,將信仰傳承至今,這也是五條港安西府轄下的八股信眾對於信仰不忘的初衷。

  • (二)林矮前建醮副主委
    建醮副主委林矮前表示,還記得小時候隨大人們搭著牛車,從鹽埔來到安西府拜拜,大人們總是教育著小孩,王爺的信仰無非是教我們該有的忠孝節義情懷,而王爺也是顯現不少故事,看著林副主委回憶起這些往事,不難看出深植其內心的信仰精神。

    林副主委自31歲開始,便隨著當時的許文志縣長開發臺西海園觀光園區。臺灣有將近60%的文蛤來自這園區,而副主委也因為開發的機緣,投入文蛤、蝦子和虱目魚的養殖。對於傳統養殖漁業,雖然技術一天一天的進步,但看天吃飯的職業,總是會依賴著信仰,期許信仰可以給予更大的信心和支持的力量。安西府張、李、莫三府千歲,在他這份虔誠信仰下,總是給予許多關照,並護佑養殖事業的順利。

    對於安西府信仰來說,林副主委體驗過不少神蹟,而且也認為只要齊心合力為神明服務,慈悲的王爺也會助其一臂之力,使其圓滿完成。

  • (三)丁文彬建醮副主委
    臺西人只要家裡有喜事,會準備供品來廟還願祈福,諸位王爺儼然是家族裡重要的長輩。對於安西府的王爺信仰,這是丁副主委從小跟隨父母,到安西府拜拜所養成的。今年56歲的他,原本在北部工作,回到雲林後任職於水泥廠,6年前進入安西府服務,一開始擔任秘書,協助主委執行廟務,後來應主委的邀請,擔任副主委一職。在醮科中,丁副主委協助護國龍神的設壇、宴王、名車展及相關的表演活動等,盡己之力協助王爺完成此次醮典的順利辦理。

    臺西有許多張、李、莫三府千歲的信仰故事,有些是長輩流傳下來,有些甚至是自己親身所體驗到的,對於信仰來說要有正向的價值,否則王爺會在生活上給予警惕。安西府25年前的建醮,規定醮典期間要吃素,但在東勢村發生有人偷吃葷食,結果桌上的筷子,在無外力作用下自己滾動,當場讓許多人不得不依循醮典規定。開設五條港餐廳林矮前副主委也說,每當安西府建醮,就連自己公司的員工,也會依循廟方規定茹素,可見對於臺西人來說,安西府的信仰是如此深植人心。

  • (四)李文來建醮副主委
    李文來建醮副主委是臺西崙豐人,原本在外地工作的他,十年前為了陪伴年事漸高的父母,回到家鄉從事文蛤及鰻魚的養殖事業。當時,正值安西府功德會改選,受到地方人士的推選,當選會長並開始廟務相關的事務。在李副主委的心裡,一直沒忘記自小的心願,那就是有朝一日,可以為安西府的王爺服務,在回鄉盡子女孝道同時,也完成這心願。

    對於功德會,李文來會長有許多的目標,逐步完成,目前已著手進行的社會公益,包括:

    1. 冬令關懷活動,目前對於低收入戶、弱勢團體或個人,每年發放將近500份生活物資及紅包。

    2. 提供縣內五所國小及一所國中畢業獎學金。

    3. 對弱勢族群提供喪葬補助。

    這是一項具社會價值使命的落實,李副主委堅毅的神情如是說,這是他覺得生命價值與快樂的實踐。在繁複的行政程序下,同時要陪伴這群弱勢的族群,耗費不少精神與時間,但看到這群需要幫助的人快樂,自己內心也隨著幸福快樂起來。

    建醮期間,有許多長官和民意代表前來關心,大家眾志成城為這塊土地祈福,帶給他許多感動,特別在11月25日的儀式中,他看到這份信仰的願力,祈求上蒼能憐憫賜福,帶走疾病與災殃。未來,他將盡己之力,繼續協助安西府的廟務,透過張、李、莫三府千歲忠孝節義的教化,帶給社會更多所需資源與信仰的力量。

  • (五)丁金霖建醮委員
    家住海北村人的丁金霖委員,自藥品行銷退休回到故鄉,除了陪伴年邁的父母外,也在自小信仰的安西府接下財務事務,同時也協助廟方每年爐主的擲選事務。回想當初回到故鄉服務王爺的因緣,父親丁茲也曾是安西府的財務人員,對於張、李、莫三府千歲有著一份割捨不離的情感存在。

    在這次的醮科中,除了財務事務外,也協助安西府的神明出巡事務,包括村莊的組織,與八股之間的事務協調,這是一項重要的工作,如何維繫自古以來的傳統,又得協調人員之間的溝通。因此,丁委員在人員組織及事務分配上,必須有一套完整的規劃,特別是經費的應用,必須合情合理,且如實地完成各項分配。

    安西府庚子年金籙太上覃恩祈安護國七朝清醮大典有別於以往,除了結合現代的文化性活動,也在主任委員的奔走下,引進各方贊助廠商,協調如何規劃空間,及活動的辦理,以豐富此次醮典的信仰文化。除此之外,香客迎請神像入廟鑑醮,登記認領斗首,並聯繫多達300間分靈友宮回祖廟參與,這都是結合廟內財務相關系統人員,一起規劃與執行。

    因為疫情關係,為配合政府相關的措施,不比以往辦理的程序,為此雖然事務繁雜,但丁委員只要想到安西府王爺的慈悲救世,身為在地子民與信徒的認同,對於醮典的相關事務一定會盡力協調與完成。

  • (六)張利榮建醮主會首
    主會首張利榮是土生土長的臺西人,自父執輩從北港牛稠腳移居臺西後,從小除了奉祀安海宮天上聖母,及福安宮的福德正神外,也會到安西府參拜,因為信仰的關係,人生這輩子都和安西府張、李、莫三府千歲有著分不開的關係。弱冠後至金門服役,在兩岸還是相當緊張的關係下,金門的磨練與遭遇讓他許下退伍後回到臺灣,一定要好好活著,並養成面對眼前困難也要堅毅解決的心態,甚至認為他這條命也是王爺救回來的。

    隨著堅毅的信念與王爺庇佑,每每遇到事業的瓶頸,張主會首總是回到安西府,將所遇到的困難告訴千歲爺,同時會求一張籤詩,而靈驗的籤詩所給的靈感,也將一件又一件的困難解決。在他的回憶中特別提到,有一回因為貨款票據的困難,他已尋遍親朋好友的支援,最後在焚香稟告王爺,隔日便獲得貴人的投資資金注入,那段創業的苦日子,深信是張、李、莫三府千歲冥冥之中的護持,這也為何當對國內、外的投資新廠設置前,必定回安西府請王爺至新廠房坐鎮,並擲筊請示相關營運的方式。在婚姻、事業及海外的投資順利發展,又獲得創業楷模的認定,這時候張利榮主會首開始思考如何回饋故鄉,回饋自己從小到大的信仰。也因為本次的建醮,與林清標主任委員研商許多的執行概念,希望能將張、李、莫三府千歲的信仰精神發揚。

    未來,他將把自己在業界的專業,轉化為地方發展的能量,並運用人脈與資源,為安西府與臺西的發展,結合觀光、地方產業與信仰,培養在地的年輕人,開拓臺西與國內外交流。

  • (七)丁女珍特助
    丁女珍特助在安西府參與廟務的這段時間,相應到不少與張、李、莫三府千歲的故事。九年前,丁特助原本任職於六輕的一家超市,以照顧家庭為主,那時尚未進入安西府服務,有天一位高雄的修行師父,告知家中的神明已領有龍鳳旨令,上蒼也賜與宮名。當時安西府的管理委員會正好面臨改選,將近80位的信徒代表來到家中,邀請公公(林清標主任委員)出任下屆的主委選舉,原本公公因為個人的生涯規劃而婉拒,但在諸多信徒代表熱情的擁戴下,推選結果出爐,榮任第14屆主任委員一職。主委為能將年輕人多元化角度的經營模式注入五條港安西府,帶來更為豐富的發展方向,並任丁特助為主委的秘書,進入到安西府的核心組織,同時也在本次的醮典中擔任特助一職。

    近年來,丁特助對於所承接的任務,印象最深刻的有三件事。首先,是規劃往南鯤鯓會香的「50年心香路」,神奇的是這趟古香路在出發前,常常在夢裡會出現路線和隊伍場景。再者,民國106年(2017)雲林縣主辦臺灣燈會,安西府受到邀請參與,為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張、李、莫三府千歲特別指示須請神尊前往坐鎮。最後,則是前往中國河南商丘謁祖。這趟旅程的安排,包括謁祖前的拜訪,難得張、李、莫三府千歲來臺超過200年,卻是首次的回祖廟謁祖。除此之外同時稟告上蒼,來年安西府即將舉辦「金籙太上覃恩祈安護國七朝清醮」,為兩岸的華人祈福。

    丁特助自從上任以來,總是用戰戰兢兢的態度面對廟務,對於一場大型醮典活動的辦理,再加上新冠肺炎的流行和肆虐,也難怪這場金籙太上覃恩祈安護國七朝清醮,在請示王爺辦理的時程中,前兩年擲筊未獲同意,直到民國109年(2020)才獲得肯定,確立辦理時間,這也是王爺冥冥之中,為解黎民苦難,所選擇舉行的時間,透過此次醮典,新冠肺炎的流行並未在臺灣造成太大的傷害。

    為配合政府防疫的措施,辦理的準備期間也經過無數次的討論與協調,同時前往南鯤鯓代天府,與樹林濟安宮請益相關活動辦理的經驗,如何在既有的醮典儀式中,注入更多宗教儀軌,為臺灣祈福以脫離新冠肺炎的影響。

    庚子年安西大醮順利圓滿完成後,接下來丁特助便開始籌備有關文化保存的工作,包括廟內保存有不少珍貴的古文物,未來將增建和強化文物館功能,這是過去五條港安西府先賢努力經營的成果,如此得來不易的有形文化資產,應該發揚其在地信仰精神,藉以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

  • (八)姚泉源建醮總幹事
    在姚總幹事有記憶以來,從小長輩就時常領著前往安西府與安海宮拜拜,再加上家族裡的叔伯也都在安西府服務,所以只要廟中舉辦活動,便會喚來當志工幫忙。隨著年長,因為自己年輕時就熱心於地方事務,對於社會公益、宗教團體、慈善輔助等事務多有涉略,特別是臺西鄉的各行政區域,其中八股彼此之間的分工,或與安西府間的相關事務。因為有這樣的基層協調經驗,自民國99年(2010)開始,便接受當時的安西府主任委員丁睿昇的聘請,擔任總幹事一職,藉過去的地方服務經驗協助安西府,至民國103年(2014)任期結束。

    安西府在啟建庚子年安西大醮時,廟方為慎重其事,並尋找過去有經驗的相關人士,林清標主任委員再次來訪,期許能透過姚泉源總幹事過去的經驗,協助廟方順利推動相關醮務,故再次接受任聘為建醮委員會的總幹事。由於25年前的建醮時有參與部分事務,所以在這次的醮務推動上,採用縱橫式的協調,一方面與廟方拜訪國內曾舉辦大型醮典的寺廟外,再協調臺西鄉內有經驗的長輩,彙整有利於廟方推動的方案,這也是擔任總幹事這職務的主要工作。

    除此之外,特別在規劃相關活動時,主要的承辦核心幹部,最後也達成共識,期望扶植臺西鄉內年輕人,將創意融入傳統信仰的文化中,讓這次的醮典更為多元化。安西府的八股組織,含括了15個村里,自清領時期以來的組織傳承,至今也發展出一套堅強的組織模式與動員力,所以在協調上姚總幹事也得以順利的執行。

  • (九)丁勝郎秘書
    出生於臺西崙豐村的丁勝郎秘書,民國93年(2004)自崙豐國小退休後,先到臺西鄉公所擔任鄉長特助,因為自小便與長輩前往安西府拜拜,所以安西府辦理慶典時,秘書長也會前往擔任義工,協助廟方彙整八股之間的相關事務。民國99年(2010)應當時的丁主任委員邀請,正式進入安西府服務,期間也經手過三屆的管理委員會,並了解廟方各項事務的運作,此次相隔25年的建醮,除了收集相關的資訊外,也須由秘書這一職,向下協調信徒代表的意見後,並規劃建醮期間的事務分組,建構相關的人員編制,再回報給廟方的管理階層,以圓滿此次建醮。

    面對此次建醮相關科儀與活動的執行,秘書長也提出應該注入年輕的活力與創意,同時參考目前國內宗教活動辦理的趨勢,在原既有的信仰基礎下辦理,未來安西府所擁有的文物,應該也可以進行文物的調查與整理,面對多元化的寺廟經營,安西府將透過此次建醮的經驗,發展不同的信仰文化,藉以讓各界進一步了解張、李、莫三府千歲的信仰。

神明說:現在大家都流行用Google chrome瀏覽器開網站啦

本站已不支援IE瀏覽器囉

建議您改使用 Google chrome 瀏覽器以取得最佳瀏覽效果